整合换新、押注 5G,紫光展锐能成为国产芯之光吗?

文章正文
2020-06-12 12:39

4G 时代,全球有 16 家基带芯片厂家,到 5G 时代只有 5 家,五家之一的华为海思也仅供自用。作为全球 5 家能做 5G 手机基带芯片的厂商之一,在中美博弈大背景下,紫光展锐正在 5G 时代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技术方面,左手 5G,右手 AI,重回正轨的新展锐,面向 5G 带来的下一个 10 年展开积极布局,推出了马卡鲁 5G 芯片技术平台,并形成 “虎贲”“春藤”两大芯片体系,分别面向智能手机和物联网平台。

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主导的 AI Benchmark 跑分中,紫光展锐的虎贲 T710 芯片综合获评 28097 分,位居世界第一,超过了当时的高通的骁龙 855 Plus 和华为 NPU 加持的麒麟 810。

商业模式方面,展锐的野心不止芯片,而是要芯片行业的生态航母,联动上下游企业,成为生态承载者,让一切周边芯片都可以围绕着其核心芯片做布局。

2013 年 12 月,起步于清华大学的紫光集团以 17.8 亿美元将国产手机基带芯片厂商展讯收入囊中,一年后,接着用 9 亿美元竞价抢下专注存储芯片的锐迪科。2016 年,紫光展锐正式成立,展讯与锐迪科均归于该公司旗下,直至 2018 年 1 月,紫光展锐正式完成对两家公司的整合。

无论是展讯、锐迪科还是紫光,每一家单拎出来都是一部波折又传奇的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史,而在它们重组、融合后,紫光展锐又继续书写着新的传奇。

高管大换血

完成整合之初,紫光展锐管理层频繁轮换,经历了一段 “混沌期”。

2018 年 12 月,前华为海思首席战略官楚庆 “临危授命”加入紫光展锐,担任首席执行官,并带来了一批海思的 “老人”,包括现紫光展锐执行副总裁周晨、紫光展鋭公共关系副总裁王呈,和楚庆前后脚来到了展锐。

在经过去年的大变局后,近日,展锐迎来新一波人事调整,宓晓珑、杨银昌和黄宇宁三位 “海思系”高管加入展锐,分别涉及业务、技术、市场等相关领域。

据了解,这三位虽然比较低调,但都是芯片行业 “宿将”。出任紫光展锐泛连接业务管理部负责人的宓晓珑,是华为无线基站的早期技术团队成员,也是海思无线技术创始团队成员,曾任硬件部部长、系统架构设计部部长,也是小米旗下芯片公司松果、大鱼半导体创始合伙人。

杨银昌也是是海思芯片技术团队的创始成员,曾负责设计、开发了海思首款手机芯片,也是业界首款 LTE 基站芯片组的研发团队负责人。目前在紫光展锐中央研究院工作,负责展锐所有基础和战略性技术研发。

接管紫光展锐 Marketing 工作的黄宇宁,曾是海思芯片研发团队骨干人员,曾担任海思麒麟 AI 首席架构师,同时负责基础软硬件开源生态系统建设。

这三位高管到来的前夜,展锐内部流出了一份处理高管违纪的文件,内容显示,前消费电子事业部主管吴迪、营销部门负责人陈杰峰用公款宴请友商销售部门负责人(也是前紫光展锐销售部门主管),并劝说正在办理离职手续的另一位高管转投友商,在宴请之后,还将吃饭的费用以招待客户的名义报销,展锐对其进行了 “免职”处理。

“不下狠手不行了”。有业内人士表示,此前紫光展锐曾出现过 “几十个月的业绩下滑”,再不整肃就很危险了。

“把房子砸碎重来”

5G 窗口期是展锐的新一轮机遇,想搭上快车就必须先把自家后院料理干净。楚庆走马上任展锐后第一件大事,是给客户道歉,还不止一家。最多的时候,公司市场部一天给他安排了四场道歉会,从早上 9 点持续到晚上 12 点。

“公司内部管理体制混乱、官僚,品控差、产品线混乱、交付的产品频频出现质量问题 ......”楚庆并不讳言展锐当时面临的种种危机。在此前的一次 “新展锐”媒体开放日活动上,楚庆接受搜狐科技等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已经不能再忍受这些给客户和展锐历史声誉造成的损失。”

从海思追随楚庆而来的周晨则表示,展锐过去的市场策略是赌,什么芯片都尝试下,产品线很混乱,以至客户不知道怎么选择,甚至很多芯片设计出来都没能上市,最终造成了企业资源的浪费。

“新展锐”进行了一系列变革。楚庆解释称,“新”字代表着展锐是一个面向未来的公司,在管理体制上,展锐一方面吸引非常重要的管理专家加入,以成功的企业和企业家为师,另一方面,以成功的管理体制、业界最佳实践为蓝本,逐步打造展锐自己的新管理体制。

从组织方式、公司架构上,展锐也是 “新”的,他强调,展锐构建了面向未来的功能化组织,在内部并行使用 IPD(集成产品开发理念)和 CMMI(能力成熟度模型集成),用于改进软件开发管理的方法。

其中,CMMI 要求参与产品的一切个人行为全部要数据化,成为可测量、可测度,杜绝了以前办事求人的风气,他要求到 2019 年年底,展锐研发团队必须通过相关标准。

楚庆强调,新的业务面向三个方向:高质量高科技、提高价值含量、提高为客户创造价值的能力。提高产品质量成为彼时的首要任务,为此,展锐启动了 “火凤凰”战略,跟过去的精神状态彻底断裂,并将很多产品的底层代码重写,从根本上对症质量问题。

于是,也才有了开头部分楚庆亲自向客户道歉的一幕。

变革似乎很快奏效。紫光展锐内部人士告诉搜狐科技,“2019 年,在客户上半年的所有机型评估中,展锐得到了好评,返修率只有不到千分之二,而客户的质量标准是千分之二十。”

“我们把过去的房子砸碎重来了,但是组合的速度不像大家想像的那么慢,而是非常快。”

如此雷厉手段被外界认为是将华为的做事风格带了进来,事实上,除了楚庆,紫光展锐市场高级副总裁周晨以及紫光展锐公共关系副总裁王呈等高管也都是来自海思的 “老人儿”,但楚庆不认为新展锐在模仿华为。

“我这个人喜欢创新。展锐不是在模仿谁,展锐是按照产业领袖的标准来打造的”,他说。

押注 5G

2019 年是展锐历史上巨大的分水岭,重回正轨的新展锐,面向 5G 带来的下一个 10 年展开积极布局,推出了马卡鲁 5G 芯片技术平台,并形成 “虎贲”“春藤”两大芯片体系,前者主要面向智能手机,后者针对物联网平台。

基于展讯和锐迪科在 2G、3G 及 4G 技术上的积累,展锐先后推出了虎贲 T618、虎贲 T710,5G SoC 移动平台虎贲 T7520 以及首款 5G 基带芯片春藤 510。

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主导的 AI Benchmark 跑分中,紫光展锐的虎贲 T710 芯片综合获评 28097 分,位居世界第一,超过了当时的高通的骁龙 855 Plus 和华为 NPU 加持的麒麟 810。

此外,展锐透露,基于 5G 基带芯片春藤 510 开发的 5G 终端,将有数十款在今年商用,包括海信、联想等品牌。同时,基于该芯片的终端还有包括模组、CPE、MiFi、机顶盒、AR 、VR、工业网关、直播机、自动导引运输辆(AGV)、无人机等品类。

在今年 2 月份,展锐还推出了全球首款支持 Cat.1bis 广域物联网芯片平台春藤 8910DM,同时支持 Cat.1bis 和 GSM 双模。该方案能够让模组产品尺寸缩小至少 30%,并把功耗降低 20%,目前已被包括美格、有方、中移物联等众多型模组厂商所采用。

5G 芯片研发门槛高是行业共识,当前业内能够拿出 5G 芯片的厂商屈指可数。楚庆曾表示,“做手机芯片,是一件要越过珠穆朗玛峰的事情”。

“我可以给你数一下,一个小小的手机里面到底包含多少个通信制式,正好是 10 种。”他认为,到了 5G 时代,核心芯片玩家会越来越少,拥有 “十全大补丸”的进补能力才能说是合格的 5G 玩家。

去年,英特尔去年宣布退出 5G 系带芯片的研发,展锐成为紧随高通、华为海思、联发科之后的第四大芯片设计厂商,展锐的 “野心”似乎不止如此。

楚庆说,信息产业的生态效应非常明显,贸易战也给 “生态”带来了很多关注,展锐要打造芯片行业的生态航母,联动上下游企业。

“什么是生态?打一个比方,就像我们盖一栋楼,这栋楼有砖石、窗户、门、地板,里面还少不了钢筋骨架。这栋楼里面这些部件都非常重要,没有任何一件不重要,缺了任何一件都显得不完美。但是你反过来说,拆十个窗户,它还是楼。把楼里面所有的门都拆了,还是楼。但是把钢筋骨架拆了呢?这栋楼就变成一堆建材,而不是楼了。”

他称展锐为生态承载者,有核心芯片,一切周边芯片都可以围绕着展锐的核心芯片做布局。

中美博弈大背景下,华为 、中兴事件让我们再次认识到卡脖子的事实和芯片自主研发的重要性,“国产替代化”成为大势所趋。作为半导体行业的 “国家队”成员,在 “新基建”热潮与 “国产替代化”趋势下御风而行的展锐似乎天然被寄予厚望。

在 4 月份举行的华为 Q1 财报发布会上,针对 “美国或将对华为的全球芯片供应采取新的限制措施,可能会限制包括台积电在内的芯片制造商对华为供货”传闻,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就算在这种情况下,华为还能从韩国的三星、中国台湾 MTK(联发科)、中国的展锐购买芯片来生产手机,就算华为因为长期不能生产芯片做出了牺牲,相信在中国会有很多芯片企业成长起来。

近日,国家大基金二期和上海国盛集团再次紫光展锐注资 45 亿元,完成 PreIPO 轮融资和整体改制工作后的展锐,预计将在今年正式申报科创板上市。

不过,要成为 “国产芯之光”,展锐依然有较长的路要走。就手机 5G 芯片来说,紫光展锐的客户多是海信、联想这些小体量玩家,而像头部的华为、小米、OPPO、vivo,目前尚未看到商用的产品。

4G 时代,全球有 16 家基带芯片厂家,到 5G 时代只有 5 家,可以看出玩家的门槛大大提高,终端厂商可选的供应商极少,五家之一的华为海思也仅供自用。但多寡头格局下,上有高通,中有三星,下有联发科,展锐要攫取一席之地也并不容易。

文章评论